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2012-11-09 13:55:51|  分类: 译介(景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并图:布朗运动记事  □编译:散栎儿

到塔吉克斯坦观光的游客们经常会听到关于当地人热情好客的神奇故事,然而这些故事更接近童话而非实情。诚然,那里的居民的确亲热又殷勤,但基本是符合亚洲礼仪的待客之道,并没那么“激动狂热”,却能令从未踏足过东方(埃及不算!)的外乡人深感意外。不过,在帕米尔高原你就可以发现真正神话般的热情好客,尤其那些尚未被大众旅游侵蚀的偏乡僻壤。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进入巴尔坦格河谷之路可能是本人迄今最传奇的一段旅途,甚至超过了我在毛里塔尼亚从努瓦迪布市到阿塔尔市的经历。总共不到两百公里的路程居然花了一天多时间!这一切都始于我在霍罗格的集市上寻找交通工具,起初挺正常,可没想到那辆UAZ牌“大面包”老爷车刚刚落到司机手里,“五脏六腑”还未检修呢。出发前的首次测试时,我们耐心等待司机旋转一根专用手柄启动发动机。

没过多久,这种考验又出现在一个加油站内,之后几乎每小时都要重演,比如发动机熄火、过热或爬不上坡。这辆车的档位有毛病,所以载着我们跑得非常非常缓慢。夕阳西下之后,发动机在一座山丘前彻底罢工,修好它得花若干小时。夜色沉沉,路程只走了三分之一,我们勉强跋涉到公路坡下一座巴尔坦格河谷村庄,柴扉敲遍也没人起床开门,于是只好回车里睡觉去了。

次日清晨,一位同行乘客的亲戚来送早饭。司机和乡村机械师对着发动机念了几句咒作了一会儿法,我们就又开路了……速度比昨天稍快。这一整天我们一直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谷小路蹒跚而行,定期停车冷却发动机,然后在小茶馆里吃吃喝喝,顺便造访一些村庄。旅伴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伏特加酒,一边喝一边抱怨这趟可怕的旅程。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某户人家的小伙子,在这里我们被当成宾客招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某个村庄的老奶奶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巴思德村百姓领着我们参观了村中圣地。圣地位于小山上,异教徒禁止入内,山下部分则向所有人开放。这个地方是穆斯林居住区(你甚至能在栏杆上看到阿拉伯文词句),但也依照帕米尔风俗修建了专门的壁龛摆放羊角和石头。村民说这只是装饰品,但它无疑代表了某种伊斯兰教信仰以外的特殊含义。 一根柱子上还挂着阿迦汗的画像呢。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途中我们有几次必须涉水过河,因为上涨的河水淹没了部分道路。周围景色大致如此。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渡口常常看见这种设备。

黄昏时分,我们开始沿盘山公路向上升。发动机不断熄火,司机不断摇杆重启。最后,第二天的混乱旅程结束于一片黑暗之中,我们总算挪到了罗什沃尔夫村。和之前一样,村里也有接纳观光客的招待所。一位旅伴邀请我去自己家过夜,我无法拒绝。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白天遥看村庄。它坐落在一片宽广的高原上,海拔略高于巴尔坦格河谷。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罗什沃尔夫村是该地区最大的村子。因为地广,所以每家每户相隔的也远。房屋之间的空地几乎全部种满了庄稼,我记不清有什么,但都是些适应本地气候的粗粮。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差不多所有主粮都靠自产,每个家庭都拥有一块土地和几头牛。盐、糖、茶叶、大米之类的“奢侈品”仍需购买。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间旧式储藏室。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河谷里生长着桑葚和杏,产量颇丰。但罗什沃尔夫村太高太冷,村里一棵杏树都没有,所以能得到杏核就很开心了。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有人告诉我高处的一栋房屋是古代的瞭望塔,曾经用来防范敌人接近本村。河谷地区在无政府时期秩序混乱,居民们互相敌视,常常袭击邻居。

不久前村民们建起一座小型水电站,功率不大,但足够目前夜间供电。附近的多数村庄也都有这种小电站。

虽无有线电话,但各村的医生家里配备了官方提供的无线电台,以方便不同村庄的人们互相联络。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他是霍多伯克,邀请我上门做客。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村庄房舍皆为传统的帕米尔建筑,长凳靠着四壁摆放,白天当座位夜晚当床。许多房屋的地面就是裸露的土地。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绰号“伊朗人”的全家福,因为他模样像老外。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另两家的全家福。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主要交通工具。 

河谷中根本看不到政府机关的象征,比如村长或警察(虽然有)。哈里发——也就是伊斯玛仪派宗教领袖——享有很大威望。
教师职业在山村广受欢迎,除了其他原因之外,更由于这里虽然小却很乐意花钱受教育。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衣着明快的老汉们。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当地家庭粗糙的白墙很适合作为拍肖像的背景。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些室内陈设。(译注:“我的学生时代”)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两天后我们从霍多伯克家启程前往邻村的什沃迪雅尔家做客,另一名旅伴为我们找来了汽车。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周边地区荒无人烟。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人们只能聚居在河流经过的小小绿洲上。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从山顶眺望邻村。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是尼苏尔村,我们在这里和什沃迪雅尔会面。本村有一间招待所,但没电。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午餐后霍多伯克回了罗什沃尔夫村,我跟着什沃迪雅尔前往他的村子巴尔恰迪夫。在此之前,先得顺路拜访什沃迪雅尔的亲戚。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他的祖母,根本就是印度人模样。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大多数村民从照片上看属于欧洲人或高加索人的容貌,但偶尔也能见到很印度化的,比方说这位邻村少女。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说回我们的行程。我们和什沃迪雅尔一起走亲戚,他背一个包拎一个包,翻越山口的上坡路和下坡路还把小女儿扛在肩头。要我说,很多像我种筋疲力尽的城里男人谁能做到呢?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尼苏尔村外有一块大石头,人们出于某种原因把小石块堆叠其上。我问了问,回答很含糊:“这是我们的罪。”看来这又是一处古老信仰的遗存。

顺便说一句,手形护身符在帕米尔高原很常见。据说,哈里发曾在纸上书《古兰经》章句,然后把纸卷成条缠在母亲的手臂上。没人愿意让我拍摄这种护身符,大概害怕神力会消失吧。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山间巧遇三位妇女。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还记得前边照片里浑浊的河水吗?巴尔恰迪夫的水蔚蓝清澈。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村庄高处的山里埋着一颗“定时炸弹”——萨雷兹湖(Сарезское озеро)。二十世纪初,一场强震使穆尔加布河谷的山体垮塌,掩埋了两座村庄。几年后,山谷中逐渐形成一片天然堰塞湖。从那时起直到现在,堰塞体的状态始终被密切监视,虽然情况比较稳定,可是一旦再次发生地震或滑坡,堰塞体将被冲破,巨量存水顿时奔涌而出,毁灭所经之处的一切。住这儿的人都是宿命论者,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危机感中生存。

当局目前不允许外国人涉足萨雷兹湖。虽然山民乐意提供导游服务,甚至不要钱,但我牢记那些游客被抓获并处以巨额罚款的故事,决定别冒这个险。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巴尔恰迪夫村外的水力磨坊。这种东西村村都有,河水从房下流过,推动木制螺旋桨。

螺旋桨带动石磨,将谷物磨成面粉。墙角斜放着一个旧螺旋桨: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照片中的男子就是什沃迪雅尔,近几年他在莫斯科城(Москва-сити)某建筑工地当厨师,直到今年由于未登记而被捕。他在特别收容所住了一个半月等待驱逐出境,并被要求自己购买机票,但他表示这不对,应该由政府掏钱送他回去。如今什沃迪雅尔五年内无法再次进入俄罗斯,我建议他用妻子的姓氏申领一张新护照。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山村土房,也是游客留宿的招待所。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旧粮仓内部,又见印度风格。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位村民。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在什沃迪雅尔家做客两天,我继续前行。经过短短的弯路,来到山谷峭壁上的萨夫诺博村。

这里存留有古代堡垒遗迹,现在已改建成免费公厕。整体看印象还不错,那股气味实在让人不敢探究其历史。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什沃迪雅尔说我是他的朋友,尽管在萨夫诺博村住着好了。但山民们长时间的热情款待使我良心备受折磨,毕竟我几乎没给过他们钱,因此决定入住招待所。

可未能如愿。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直接在岩石上晾晒杏干。
 
【图文纪行】热情好客的巴尔坦格河谷村庄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孩子们在村外的小池塘洗澡。

我从萨夫诺博村启程重返霍罗格。回程的路要容易许多,这次换的另一辆UAZ车状况良好,当晚就抵达市内。嘿嘿,几乎没出什么意外。颠簸的山路上我不小心踢坏了连接座椅的横梁(民族饭菜把我吃肥了),不得不停在某个村里卸下座椅找气焊修理。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请您点击下方“推荐”按钮
  评论这张
 
阅读(9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