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2012-08-03 17:14:16|  分类: 译介(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普罗库丁-戈尔斯基(Серге?й Миха?йлович Проку?дин-Го?рский)的摄影作品乃是一份主题多元、涉及地域广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遗产。

他曾有针对性的记录了俄罗斯帝国的民族多样性。本文中收集的这些人像摄影将根据各民族的现代俄语称谓按字母顺序排列,并附必要的评注。
在编写本文期间做了一些调查研究。由于直到一九一七年前俄罗斯的很多民族都没有正式固定的名称,某些肖像在相册中原本未注明其族属,但可以根据其它来源确定。而某些已注明的民族名称则明显互相混淆,例如“亚美尼亚人”误作“格鲁吉亚人”或相反,这些也在本文中加以修正了。

遗憾的是,并非每张照片都保留了其原有色彩,有些甚至彻底损毁了。例如普罗库丁-戈尔斯基第416号相簿中的《吉普赛女人习作》。

1. 阿瓦尔人。
《阿瓦尔人群像》,达吉斯坦阿拉卡尼山村,一九零四年四月: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本张照片出自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优秀的达吉斯坦民族学摄影集,但检查修复影集的人却在封底标注《达吉斯坦族类》。幸运的是,从一九零五年编制的第416号相簿上找到了作者本人的原注:“阿瓦尔人”,至今他们都是该国最具有代表性的民族之一。如果我没想错的话,阿拉卡尼村绝大多数居民都应该是阿瓦尔族人。 

阿拉卡尼村另两张优秀的人像摄影,可能也是阿瓦尔人(如果不是列兹金人的话):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一九零四年四月在达吉斯坦进行民族学摄影的具体目的至今仍然成谜。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阿塞拜疆人。
十月革命之前他们被称为“巴库鞑靼人”。这是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唯一一张大尺寸照片,他自署的标题是《波斯鞑靼人》: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拍摄于一九一二年巴库省萨阿特雷镇外的草原上,这是完整照片: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3.亚美尼亚人。
虽然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并未到过如今的亚美尼亚共和国,但他一九一二年三月在巴统州拍摄的这张亚美尼亚妇女照片仍然堪称优秀。
作者自题:《穿日常服装的亚美尼亚妇女(天主教徒)》: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4.巴什基尔人。
一九一零年夏季,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今巴什基尔斯坦(毗邻车里雅宾斯克州)的叶海亚村拍摄了一组出色的巴什基尔人民族学照片,如今这个村庄在地图上的名字是俄罗斯化的“亚希诺”。
《巴什基尔青年》: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巴什基尔民族服装》: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摄影家在今车里雅宾斯克州还拍摄了两张照片,题为《巴什基尔扳道工》。

5.白俄罗斯人。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今白俄罗斯地区拍摄时正逢俄法一八一二年战争纪念日,所以几乎没怎么留意当地民族。
只有一张反映白俄农民的照片:《成捆的庄稼,毕奇村》: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不幸的是,这张照片原本的色彩今已不存。

6.希腊人。
众所周知,古代拜占庭希腊人住在黑海北部地区。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一九一二年夏季在巴统州恰克瓦村访问期间,拍摄了这张题为《希腊人采茶工群像》的照片: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7.格鲁吉亚人。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拍摄了三张好看的格鲁吉亚妇女盛装照。
这是其中之一:《穿节日服装的格鲁吉亚妇女》。: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照片被错误的附注了《穿节日服装的亚美尼亚妇女》标签,但很容易看出长椅是波尔荣矿泉水公园的,就在叶卡捷琳娜泉附近。 

《格鲁吉亚西红柿商人》,一九一二年: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是一张局部照片(技术上不算很成功),摄于拉扎列夫斯基到索契之间的某个地方,是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唯一一张格鲁吉亚男性肖像。

8.犹太人。
《一群犹太男孩与老师,撒马尔罕》,一九一一年: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一一年摄于外里海州梅尔夫县拜拉姆-阿里的皇家庄园(今土库曼斯坦马雷州境内)

10.哈萨克人。
一九三六年之前,哈萨克人一直被叫做“吉尔吉斯人”。一九一一年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饥饿草原(Голодная степь,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拍摄了一户哈萨克家庭,题为《吉尔吉斯游牧民》: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1.卡累利阿人。
一九一六年,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今格鲁吉亚卡雷利市摩尔曼斯克铁路附近旅行时拍摄了这张《卡累利阿人群像》。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早在一九零九年,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就在今列宁格勒州境内拍摄了一组卡累利阿人妇女着民族服装像,可惜这些照片的色彩都未能保存至今。

12.中国人。
俄罗斯帝国的中国人并不少见。 一九一二年,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巴统州拍摄了这张优秀的《恰克瓦茶厂中国大师刘峻周》(译注:Лау-Джань-Джау,1870—1941,祖籍湖南,客籍广东。1892或1893年随帝俄皇家采办商康斯坦丁·波波夫到巴统地区种茶制茶,后获颁帝俄“斯坦尼斯拉夫三级勋章”和苏联“劳动红旗勋章”):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人是个传奇人物,被认为是“格鲁吉亚茶叶栽培之父”之一,在网络上能找到关于他非常详细的故事。
巴统导演绍尔·马尔基耶夫(Заур Маргиев )曾制作过一部纪录片《中国人老刘的第二故乡》(Вторая родина китайца Лау): http://zaurmargiev.sitecity.ru/stext_3110214857.phtml
此外,普罗库丁-戈尔斯基还在撒马尔罕的大广场上拍过中国医生。

13.吉尔吉斯人。
十月革命前他们被称为“卡拉-吉尔吉斯”(或与哈萨克人混称)。虽然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从未给哪张照片署名《卡拉-吉尔吉斯》,但我觉得他其实是拍过这批人的。
例如这张摄于今吉尔吉斯斯坦境内,题为《巴什基尔人》的肖像: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中亚地区在一九一七年之前确实是有巴什基尔人分布的,但我想普罗库丁-戈尔斯基所谓的“巴什基尔人”应当是吉尔吉斯人。

骑手肖像失去了本来色彩,但也有其它吉尔吉斯民族的彩色照片,比如这张《饥饿草原和大尾羊》(局部),摄于一九一一年: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当然了,也可能是一位哈萨克人。

14.库尔德人。
俄罗斯帝国高加索地区内生活着数量相对较少的库尔德人,普罗库丁-戈尔斯基没法儿去那里特别关注他们。
《库尔德妇女与儿童》,一九一二年摄于巴统州阿尔特温斯基区克瓦尔茨哈纳村: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不久前发现了一张佚失的照片(译注:巴统州的库尔德人):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张普罗库丁-戈尔斯基的翻印照片是从《南科尔希达:职业纪事》这本书里找到的,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克拉斯诺夫(译注:俄国植物学家、地理学家)著,彼得格勒一九一五年出版。

15.列兹金人。
出自前述普罗库金-戈尔斯基第416号影集,题为《列兹金人》,很可能是摄影家最初题写的名字: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零四年摄于达吉斯坦,也许是在阿拉卡尼村。

16.俄罗斯人。
一九一七年决定将古俄罗斯族的全体后裔称为“俄罗斯人”(русские),当今“俄罗斯人”(русский)这个正式称谓在帝俄时期叫做“大俄罗斯族”(великорусской народности)或干脆叫“大俄罗斯人”(великоро?сс)。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为大俄罗斯人拍了众多照片,足可以单列一个专题,我们在本文中仅选取最美丽、最有诗意的《割草场午餐》作为代表,一九零九年摄于舍克斯纳河岸(今切列波韦茨地区):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7.塔吉克人。
十月革命前,突厥斯坦的全体定居人口都被称为“萨尔特人”(译注:Сарты,言其长于经商且含有轻视之意),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也以此为照片命名。
大多数城镇中的塔吉克族萨尔特人都能从其欧罗巴特征的五官长相上识别出来(乌兹别克人通常属于混合型人种)。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拍摄他们的照片数量仅次于拍摄大俄罗斯人(甚至还要多)。
这张是一九一一年在撒马尔罕摄制的照片之一: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在我看来,这俩老俩小就是塔吉克人,但可以肯定不是在“民族大熔炉”里混杂过的。

无法判定这张照片中人的民族,因为面孔深藏衣服下了: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8.鞑靼人。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今鞑靼斯坦共和国境内并未拍摄,却于一九一零年在今车里雅宾斯克州摄制了一组题为《鞑靼人烤火》的照片,这是其中之一: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9.土耳其人。
一八七八年巴统州并入俄罗斯帝国后,很多土耳其人仍然居住于此。正如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克拉斯诺夫所言,土耳其人过着一种完全独立的生活,几乎不与俄罗斯人接触,更不效仿他们,期盼着尽快返回自己的故国。
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一九一二年在巴统和阿尔特温地区拍摄了若干土耳其人。
巴统可能有一部分阿扎尔穆斯林(аджарцы-мусульмане),照片题为《巴统阿齐兹尔清真寺的毛拉们》: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摄影师本人指出这只是土耳其人的照片之一,然而后来散失了很多,我们只找到一份书籍上的翻印品: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0.土库曼人。
一九一一年,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外里海州拜拉姆-阿里的皇家庄园拍摄了不少土库曼人,而他称呼他们为“帖金人”(текинцами)。严格来讲帖金人的确是土库曼的主要民族之一,但摄影家在这里显然是借以代指更广泛的族群。
这张《帖金人全家福》最有趣了: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1.乌兹别克人。
尽管普罗库丁-戈尔斯基在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拍摄了数量创记录的民族学照片,但哪些是乌孜别克族人却很不容易辨别,因为统统都写着“萨尔特人”。
像这张一九零七年一月拍摄的撒马尔罕伊斯兰宗教学校学生肖像就长了一副“乌兹别克人面孔”: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参照布哈拉埃米尔国的其它著名照片来判断,此二位肯定是乌兹别克人。

22.乌克兰人。
十月革命之前他们被俄罗斯人蔑称为“小俄罗斯人”(малороссы)。普罗库丁-戈尔斯基一九零四年在库尔斯克省普季夫利县拍摄了一组漂亮的照片,但由于摄影家本人并未分别注明准确地点,于是这些影集统称为《在小俄罗斯》。
《一九零四年库尔斯克省普季夫利附近的小俄罗斯女人》: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另一张旧肖像,因为印在明信片上得以保存其色彩: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3.芬兰人。
我记得普罗库丁-戈尔斯基最早从旅途中寄回照片应该是一九零三年秋季,当时他身在芬兰,名义上属于俄罗斯帝国的自治大公国。
所以芬兰人才应该在本文收集的民族学照片中名列第一,只不过我们是按照字母表排序的而已。
不幸的是,这些照片都并非原初版本。这是一份彩色图书上的翻印品: 
【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黑白相册,《挖土豆的芬兰人》:【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译后记:隔行如隔山,这篇越译越没信心,累着我了【彩色老照片】俄罗斯帝国各民族肖像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请您点击下方“推荐”按钮

  评论这张
 
阅读(31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