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2013-01-13 15:47:58|  分类: 译介(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此人离开我们三十年了,而过去他似乎早已存在且将永远存在。他活着的那些年里我从小学、中学毕业并考入大学,他那张浮肿的脸孔和浓密的男性眉毛始终伴随着我的生活,因为他无处不在:宣传画上、报纸上、电视上甚至电影上。我对他没什么感情,他的生活和老百姓的日子格格不入,压根儿不算一路人。我本想入党却未如愿,而入了党就能更容易的发展个人前途。我爸妈都是党员,他们基于意识形态坚信未来是光明的,必定是光明的。

这人在宣传画上被称为“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多年之后他那件外套被画得越来越肥,面目也愈发滑稽可笑。关于勃列日涅夫的段子数不胜数,讲段子的人通常都会模仿他说话的语调和方式。大家已经习惯了电台转播勃列日涅夫的长篇演讲,也习惯了他出现在党代表大会上,就像挂毯挂在墙上一样自然而然。虽然没谁对他写的文章感兴趣,但人人都熟悉他娘们儿般虚弱的身体和他的饭食,知道他爱喝好酒、喜欢狩猎以及名贵豪车。莫斯科上流社会尤其热衷于谈论他女儿加林娜“丰富多彩”的私生活——她的情夫们:魔术师和杂技演员、钻石与各种八卦丑闻。说实话,当年列昂尼德·伊里奇及家人被推入最高权力层,直到离开都是些土包子党员干部,形如苏联小市民。而总书记本人则像个憨憨的庄稼汉,既摘不下天上的星星,也不至于招来怨恨。

与上述情况相对比(特别在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勃列日涅夫英俊的外表、随性的风度和幽默感令他颇受欢迎,尤其对于外国人。我认为,当时苏美关系和苏联-东德关系的进展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勃列日涅夫其人本身——而非政治家的身份。但那之后,他已然变成一具活僵尸,国家也陷入泥水坑中。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参观塔吉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努列克水电站建设工地,一九七一年。

仅在六十、七十年代新闻摄影中才能看到勃列日涅夫的“生动照片”,此后都是些枯燥无聊的工作照。许多年后我们终于得见其私人摄影师弗拉基米尔·穆萨埃良拍摄的各种照片,那时它们已被西方媒体获得——苏联不展示党员干部和普通群众的个人生活。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勃列日涅夫在这张摄于一九七一年努列克水电站工地的照片中看起来很有趣。他与商店女售货员面对面交谈,装出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七四年,两位演员在古巴见面,勃列日涅夫与菲德尔·卡斯特罗进行了一场纯属做戏的谈话。之后勃列日涅夫还会牵着手在讲台上挤出一滴男儿泪,再鼓足劲头唱一曲什么《我们必胜》。列昂尼德·伊里奇是个多情善感的人,他也很乐意展示给观众看。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感人的一幕:一九六八年三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柯西金、波德戈尔内)扛着尤里·加加林的骨灰瓮。波德戈尔内身后那人是宇航员安德里扬·尼古拉耶夫。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七一年,南斯拉夫领导人约瑟普·布罗兹·铁托在机场迎接勃列日涅夫。现场拍摄,很生动。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七四年,符拉迪沃斯托克,《苏美联合公报》签署后。福特总统身穿勃列日涅夫送给他的狼皮大衣。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七八年访问东德,与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弗朗茨·约瑟夫·施特劳斯会谈。勃列日涅夫已经变了很多,但面部表情和手势仍然是过去那副老样子。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八二年一月,胸前挂满星星,现实感荡然无存。他早就该退了,但战友们不松手——体制不允许总书记活着离开。

最终,一切都止于一九八二年十一月十日“扎列奇耶-4”国有别墅内。

那几天政府封锁了莫斯科市中心,红场也禁止通行。我为了去就读的位于十月二十五日街(尼科尔斯克街)的莫斯科国立历史档案学院上课,不得不拿着大学生证折腾四次:首先乘升降梯走下“捷尔任斯基”地铁站,然后再上楼离开地面出口,接着穿越“斯拉夫市场”常驻民警局拉起的警戒线,最后才能踏进自己学校的大门。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张照片上:老头的女婿、内务部副部长尤里·丘尔巴诺夫安慰着妻子加林娜·勃列日涅娃,右边是未亡人维多利亚·彼得罗夫娜·勃列日涅娃。 (译注:女婿一九八八年被判入狱。遗孀活到一九九五年,女儿未出席她的葬礼)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我清楚记得葬礼当天的情景。那日我站在学院外,远远望见广场上正在进行的活动。大客车运来几千人,分发尺寸不大的勃列日涅夫画像和照片。等了好久,出殡队伍与运载棺材的炮车才离开圆柱大厅缓缓进入红场。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吊客之中有许多恶棍,他们是苏联政府的至交好友:包括独裁者、食人魔和恐怖分子。这些人几年之后就被半饥半饱、受尽折磨的彼国国民们发动革命枪决了。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据说,拉到广场上的这群人是从几座工厂换班找来的工人。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此二人曾与列昂尼德·伊里奇深情热吻。(译注:埃里希·昂纳克、亚西尔·阿拉法特)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巴尔特曼茨评论这张照片说:此乃现今的居中、昔年的在前、将来的靠后。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政府在机场为所有来自温暖国家的宾客提供大衣和帽子。照片上这人是苏联的另一位好朋友(译注:哈菲兹·阿萨德),他儿子目前正试图拯救该国,那可是爹爹留下的遗产啊。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些就是一九八二年的我们。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这张照片上集中了三位总书记:第一位已咽气,第二位刚接班(译注:安德罗波夫,右列一?),第三位即将上台(译注:契尔年科,右列二?)。出殡队伍成了预约葬礼的滑稽剧。这一年是苏联老人政治的顶峰,整个政治局简直如同快死老头们的聚会,罕有例外。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我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一楼准备考试,忽听远处传来鸣炮声,乐队奏响一支赞歌。统统入土矣!
 
回忆亲爱的列昂尼德·伊里奇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牢记这副模样的他吧。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请您点击下方“推荐”按钮
  评论这张
 
阅读(14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