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与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2013-04-01 11:45:45|  分类: 译介(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四零年德军占领部分欧洲,苏联政府计划在国内纵深地带各城市建立军工厂。一九四零年八月六日,苏联国防委员会(译注:原文如此,维基百科曰苏联国防委员会成立于一九四一年六月三十日)通过决议,在古比雪夫市(译注:萨马拉)新建三座生产双发及单发轰炸机的飞机制造厂和航空发动机制造厂。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建设项目得到政府高度重视,为此于一九四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命令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НКВД)在古比雪夫州境内建立特别工程指挥部(УОС,或称“奥索博斯特罗伊”)。“奥索博斯特罗伊”托拉斯堪称州内最大的施工单位,独立运转,不受地方行政机关管理。为保证劳动力充足,一九四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建立了统一管理的别济米扬斯基劳动改造营。为加快飞机制造厂的施工速度又在工地上部署了现有的萨马拉劳改营,后者于一九三七年建立,曾参与伏尔加河水电站建设。

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是“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工程指挥部”最大的施工组织,由两个营:祖布恰尼诺夫斯基营和别济米扬斯基营组成,均为囚犯接收点兼收容所。至一九四一年一月,指挥部下辖二十五个营地共十五支分队(区),随着工程进度向前推进,囚犯数目也急剧增加——一九四零年九月末至一九四一年六月间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接收约九万人(某些资料称约十万),使其成为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译注:即“古拉格”)系统内最庞大的劳改营之一。

01.运抵的囚犯们: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四一年五月,指挥部所辖十五个生产区队内共有约八万八千名囚犯。第一区和第二区的约五万人直接从事飞机制造厂建设,第三区负责修建未来的机场,第四区为指挥部管理人员和劳改犯们盖各种房子。在日古廖夫斯基区成立了联合木材加工厂和露天采石场;梅赫扎沃茨基区除采石场外还有机械制造厂,向УОС提供金属零件与设备。别济米扬斯基区和古比雪夫斯基区分别修建了能源设施(热电站);祖布恰尼诺夫斯基区建立了附属企业(水泥和混凝土厂)。基尔科姆比纳特区的联合企业生产砖头;叶尔尚斯基区的一座矿坑出产建筑用砂土。此外指挥部还拥有两座农场:“美丽”国营农场(蔬菜)与“丘陵”国营农场(谷物和畜牧)。克拉斯诺格林斯基区则建起了残疾人小镇(供丧失劳动能力的劳改犯居住)和中心医院。

02.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工程指挥部首长是国家安全总局的亚历山大·帕夫洛维奇·列皮诺夫上校(Старший майор),隶属于“奥索博斯特罗伊”托拉斯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一九四三年他被晋升为少将兼工程兵中将。

03.特别工程指挥部首长列皮诺夫在庆祝大会上讲话: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04.指挥部第一区负责修建未来的第122飞机制造厂: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飞机制造厂建设工程的最初阶段也出现了“古拉格”的普遍问题:大多数囚犯技能低下、机械化水平低、缺少囚犯激励制度、生活设施落后、营养不良、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这些问题极大降低了生产效率。内务人民委员部负责人贝利亚很清楚古比雪夫的情况,他认为这将对重大国防工程产生严重威胁。贝利亚承认施工进度无法令人满意,特别工程指挥部的领导们应当负个人责任。

05.第一区工地的囚犯们: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三座航空工厂总造价估计八百万卢布,从开工到一九四一年六月一日只花了三十八万。一九四一年十月八日国防委员会(ГКО)决定将莫斯科与沃罗涅日的飞机厂疏散撤离至古比雪夫,正在当地兴建的第122、第295和第337号飞机厂随即并入新来的莫斯科与沃罗涅日工厂(第1号“斯大林”厂、第18号“伏罗希洛夫”厂、第24号“伏龙芝”厂)。当时古比雪夫的这三座工厂乃是国内仅存的生产伊尔-2强击机的航空厂(两座机身厂、一座发动机厂)。一九四一年十月至十二月是特别工程指挥部最紧张的一段时期,因为斯大林要求一九四二年一月一日飞机厂必须完工。距离最终期限前十天,指挥部发布了“斯大林式值班表”,意思就是不眠不休连轴干。

一九四零至一九四一年的冬天古比雪夫室外气温通常会降到零下四十度,棚屋内温度在几乎整个一九四一年一月也只有十二到十六度。这种条件显然不适合半饥半饱、布条裹身的人从事重体力劳动。毫无疑问,囚犯们既无力完成生产定额也没法保障自身安全,而这也正是伤病高发的原因之一。

06.第一区的劳改犯们烤火取暖: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严寒夺走大量人命。仅一九四一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就死亡三千一百七十八名囚犯,四分之一的幸存者被医务委员会认定丧失劳动能力。

07.地面积雪甚厚,劳改犯们试图刨出拖拉机挂车: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08.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第一区的囚犯们建造联合工厂辅助企业(一九四一年):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09.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0.这是“古拉格”系统内囚犯的标准住所。由于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人满为患,棚屋条件甚至比“古拉格群岛”都差了不少,每人一平方米,偶尔仅零点七平方米。很多囚犯就睡在光板床上,垫子和稻草属于奢侈品,室内遍布臭虫虱子: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1.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警卫队的一座营房: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值得一提的是,一九四二年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囚犯逃亡人数在整个“古拉格”系统内名列第一。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工作环境艰苦、纪律松懈和警卫人员道德败坏。甚至出现过囚犯集体趴在卡车顶逃跑的事件,但结果很不顺利,参与者统统被捕,几乎全部枪决。据统计,一九四一至一九四五年间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总共跑了八百五十名犯人,抓回五百三十名,部分遭处决,余者加刑二至十年。

12.劳改营警卫队的一座营房: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四二年,“劳动力质量”下降到临界点。一月份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六万九千八百七十六名囚犯中有二万三千六百九十名被划为“B”组(丧失劳动能力),约占33.9%——这一数字为本年度患病与极度虚弱者的峰值。严峻的统计结果证明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比“古拉格”系统的其它劳改营情况更糟,原因不外乎为抢建从莫斯科和沃罗涅日疏散至此的飞机厂而不惜压榨劳力,以及强迫囚犯们在严寒中进行高强度施工。此外“古拉格”的粮食供应也因战争受阻,致使囚犯伙食大打折扣。总体而言,一九四二年是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历史上最悲惨的一年,艰苦的工作、肮脏的生活环境和低热量的饮食造成从七月份开始又有九千人丧失劳动能力,占21.6%。

一九四二年五月,所谓的“防治疗养所”接收了二千例患病或极度虚弱的囚犯。地区检察官巴哈罗夫事后写道:只能听天由命……并未组织治疗或加强营养……规章制度一片混乱,这个地方的医疗条件会让人们死掉的。”为集中管理劳改营送出的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囚犯,指挥部设立了残疾人小镇容纳他们,日后或者释放或者转入教养院,因为这些残废囚犯已经不符合别济米扬斯基的劳动要求了。残废的类型多种多样,据特别工程指挥部卫生部门负责人伯恩斯坦的记录,致残原因主要是糙皮病和体质衰竭。

13.患病的劳改犯们: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劳改营的近半数囚犯(46.8%)属于经济或财产犯罪,刑事犯约29.4%。政治犯占11.3%,且其中一半以上(6.3%)是因发表反苏言论被逮捕的。必须指出,囚犯的罪名决定了他们将被分配到何种工作,基本上不允许从事反革命活动、盗抢和刑事犯罪的人参加军事工程建设,只能去采石场服苦役。

14.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И·И·多尔戈夫回忆道:“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是个可怕的地方,许多人死在那里!囚犯生活在简陋的棚屋中,没有火炉,睡三层床铺,拥挤、潮湿、脏乱,臭虫蟑螂满地爬。一九四一年九月我们来到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天气很差,总是下雨。接着就进入严酷的寒冬,气温降至零下四十一度。国家把工厂从西部地区撤离至此,命令我们开辟空地、清扫堵塞道路的积雪并拆卸设备,为兴建厂房做准备。建造房屋框架时就拿飞机翅膀当屋顶,墙壁则是胶合板或仅用粗麻布遮挡。盖房子肯定要用砖,砖也是囚犯用电炉(译注:原文如此)自己烧造的。砖炉由许多部分组成,你得快速取出滚烫的砖头,再放进砖坯,六七十度的高温烤得人浑身难受。手拿长铁钳子取砖必须很有劲儿很敏捷才行,为了防止棉手套烧着就得经常用冷水浸泡,因此身边总是放着两三桶冰水。这个活儿是真正的苦役,分配囚犯去烧窑的人会笑着说:‘你今天要去雅尔塔工作了。’试试在‘雅尔塔’干一会儿你就知道,室外零下四十一度,炉温零上七十度,根本忍不了多久。

我们每天工作长达十四个钟头,有时从早干到早。建筑材料一来就必须赶紧卸货,因为车厢和站台还急等着装运其他东西呢。服装相当差,身穿粗呢短大衣和破洞棉袄,脚蹬自制靴——这种靴子是用破布头缝的,靴底是汽车轮胎。我们都知道,新大衣新靴子被分着偷光了。伙食同样很糟,稀粥稀汤上漂着草,倒几滴菜籽油,稠粥也不见黄油。如果执行定量的话,发八百克面包,质量差得很,潮乎乎的像块黏土,比肥皂稍微大点儿。收工以后钻进黑黢黢的棚屋,一头躺在硬梆梆的光板床上。若半夜下雨或刮起暴风雪,就要把屋里精疲力尽烂睡如泥的囚犯叫醒三次,排队站好检查是否有人逃跑。倘若你已经累得没劲儿爬下上铺,那你立刻就会被拽下来。死于这种夜间检查的人难以计数!


15.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长官的助手都是些刑事犯:江洋大盗或杀人暴徒,他们被叫做管理员、派工员或辅导员——在我们眼里就是一群法西斯——专门‘教育’从列宁格勒或莫斯科来的学者们,也包括我们和当地人。每到全国性节日之前的两三天,总要把囚犯关进狭小、黑暗、充满百万只臭虫的拘禁室。如果你胆敢写信向贝利亚申诉,那么每次加刑十年,投诉三次或以上就算诬告。我记得有个囚犯叫乌沙科夫,在劳改营内数次加刑,总共被判了二百年。
  一九四一年秋天贝利亚和伏罗希洛夫来劳改营视察,号召我们干得更多更好。他们说敌人就在莫斯科门口,伟大的斯大林只喜欢那些勤恳认真、加班加点工作的人。
我们被带到伏尔加河取冰,因为当年苏联还没冰箱。首先打穿厚厚的冰层凿出冰孔,然后切下大冰块,拉出水面装卡车运走。伏尔加河上寒风呼啸,衣着褴褛的囚犯们奋力拉冰块、泼冰水。一两天之后许多人病倒,有些患上并发症死了。无论是奥廖尔斯基的峡谷还是克拉斯诺格林卡,恐怖劳改营的严刑峻法无处不在。囚犯们被一次次驱赶而来,四周群山环抱,抬头只能望见天。他们中既有作曲家,也有画家和科学家。

我们原先在“金属工业工人”厂建筑工地干活。早晨汽车送,傍晚步行走回营区。一些人顶不住,途中就倒地咽气了。有个人来到我面前警告我说:‘坚持住,申请去编网车间,那边活儿轻,也许能保命。’我从小就会编织渔网和其它捕鱼工具,如今靠这门手艺救了我自己。劳改营各区队大量死人,不知道埋在哪,只说撤销看管,因为他们也没权力多讲。埋人的坑都是夏天预先挖好的。清晨撵我们上工,门里门外堆满了装死人的大箱子。萨马拉劳改营又死了多少人啊!数不清……”


16.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7.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18.女犯棚屋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飞机厂雇佣的许多工人定期去劳改营盗窃囚犯的证件、现金和物品,囚犯从建筑工地偷东西卖给工人或交换食物烟草的情况也屡见不鲜。从城市迁来的飞机制造厂不得不与劳改营的犯罪分子毗邻共处,感觉压力山大。于是特别工程指挥部寻求将劳改营尽快搬离工厂区。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指挥部首长列皮诺夫向贝利亚汇报飞机制造厂已经建设完毕。党的领导人计划将“奥索博斯特罗伊”的囚犯们转移至乌拉尔地区的巴卡尔斯基矿(巴卡尔斯特罗伊),但在得知大量工作尚未完成后,特别工程指挥部仍然留在古比雪夫。

19.为前线装配飞机: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0.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1.伊尔-2强击机是伟大卫国战争中产量最大的一款飞机: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四二年初特别工程指挥部经过重组,所有劳改营区队和服务设施(采沙场、采石场、木材加工厂)都变成第14劳改营附属企业。一九四二年夏季增建交通运输线,连接了古比雪夫和日古廖夫斯克。将一万八千人提前释放或派往前线之后囚犯人数也随之减少。各区队完成了飞机制造厂和辅助设施的建设任务,各自组建托拉斯,后来这些托拉斯又都解散成多个建筑工程公司。

22.修建萨马拉河旱季取水口: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四一年底指挥部收到另一项特别任务:在新塞梅季诺镇附近建设地下电台(15号工程),为此组织了八千人、成立了八个建筑工地。此工程获得单独拨款,贝利亚亲自监督,列皮诺夫每月两次报告施工进度。一九四三年秋无线电台建设完毕。

23.15号工程(地下电台):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别济米扬热电站属于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所有,政府本计划用它给克拉斯诺格林斯基区的古比雪夫水利枢纽建设工地供电,但战争打乱了原方案,热电站的电力被输往古比雪夫的工业和国防工厂。

24.别济米扬热电站施工现场: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5.别济米扬热电站草图: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6.建设别济米扬热电站: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27.一九四一年别济米扬热电站投入运行: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按照国防委员会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在古比雪夫市‘丘陵’火车站附近建设炼油厂”的命令,特别工程部展开筹备工作,调配囚犯和物资、开辟“简易居住区”。一九四三年八月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旧址被撤销,但名称得以保留。必须指出,由于积累了一些经验,在“丘陵”火车站的组织工作水平比早前更高,先后铺设了铁路和道路、修建了热电站、储油罐、取水口、输电线路和变电站。

28.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由于缺乏熟练技工,根据《租借法案》从美国运来的炼油设备长期处于零件状态并渐渐被偷光。住宅楼交付质量低劣,20%的生活设施未安装到位。

29.建设第443炼油厂: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30.建设第443炼油厂: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31.建设第443炼油厂: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32.建设第443炼油厂的女人们: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一九四五年特别指挥部第443炼油厂一期工程正式投产,接着开始建设第二期。到战争结束时,指挥部使用了包括它们自己的人力资源(各类囚犯约一万名)、动员入伍的克里米亚鞑靼人(约一千五百名)、德国与匈牙利战俘、以及雇佣的平民建筑工——其中多数是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刑满人员,他们获释后仍被监督劳动。

33.
【老照片】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 - 曲偻儿 - 厌然闲居

至一九四五年夏季,曾经规模庞大的“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它同样巨大的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仅剩三部分:建设第443炼油厂的劳改营区队、“丘陵”国营农场的独立第2劳改营和建设萨马拉河旱季取水口的第3劳改营。一九四六年一月一日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尚有六千名囚犯。一九四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宣布关闭,隶属关系转入劳改营与教养院管理局(УИТЛК)。特别工程指挥部也被石油工业企业部油气开采工业企业建筑管理总局接管。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绝密:特别工程指挥部和别济米扬斯基劳改营,1940-1946》, А·В·扎哈尔琴科、А·И·列潘伊茨基 著。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请您点击下方“推荐”按钮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