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托尔若克夕照  

2015-02-22 08:18:42|  分类: 译介(景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从莫斯科开车去圣彼得堡,途径托尔若克。
二十多年了,我走这条路去看望父母,无数次飞驰过“托尔若克”路牌,一直希望参观这座俄罗斯古城,却总是缘悭一面。

今天可巧,圣彼得堡-莫斯科公路出状况了——上沃洛乔克市大塞车。有时候绵延数公里的车队真让人头痛,也耽误了司机和乘客们的大量时间。 
幸遇一位普多斯季村的好心人沃洛佳,他指点说,沃洛乔克清晨时分畅通无阻。我们从莫斯科开过来,上午10点21到沃洛乔克,城市入口车满为患。
因而想到:干脆在托尔若克留宿,既满足游览这座城市的夙愿,又可以明天一大早继续赶路回家。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于是,20点30分我们走出宾馆参观市貌,就从宾馆门外的教堂开始逛。当前位于伊林斯基广场。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这是火车站街、红山街、斯捷潘·拉辛街和捷尔任斯基街交叉口。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光线很好,我在附近随便转转,打算找个地方拍教堂。搞不清这是什么东西。(译注:磨盘)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站在红山街下坡处,成功将“先知以利亚”教堂收入镜头。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顺坡下到特维尔察河边的“特维尔察沿岸街”,我和娜塔莉娅被面前的美景惊呆。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落日余晖照耀着沿岸街,连排房舍就像拍大片搭建的布景一样。满眼绿树、白云和教堂,倒映在特维尔察河如镜的水面上。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走第一座桥过河,至“1月9日”广场附近。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河对岸有一座俄罗斯建筑师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利沃夫纪念碑,人称“多能天才”。
最保守估计,利沃夫一生设计了三十多座不同用途的建筑。保存至今的都是珍贵的古典主义建筑文物。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沿河漫步,来到基督变容大教堂。有人说这是建筑大师卡尔·罗西的作品。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继续欣赏特维尔察沿岸街,另一侧是另一种美。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这是对面沿岸街的另一座桥和房屋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右边是鲍里索格列布斯基男修道院的一部分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我第一次来这座教堂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拉近些看修道院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这些小房子位于修院对面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我喜欢人家盖新房,但风格受不了!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当然不能忘了普希金半身像。
我想大多数俄罗斯人是因为他的那首诗才知道我国有个托尔若克,以及波扎尔斯基肉饼,诗曰:
“闲暇时分,
去托尔若克的‘波扎尔斯基’饭店,
尝尝煎肉饼
再轻装出发。”

事实上我本人始终没机会在托尔若克吃这种著名肉饼。虽然到宾馆前我们经过长途跋涉已吃过晚饭,仍然点了一道波扎尔斯基煎肉饼。
然后一边吃沙拉一边喝咖啡,又喝光两杯番茄汁。旅途疲惫,聊天休息,不知不觉过了50分钟。
等到一个钟头,起身打听上哪儿捉鸟好做我的肉饼。
很显然,他们忘了。
有亮儿的时间不多啦,咱这次只好放弃在托尔若克初尝波扎尔斯基肉饼的愿望。
继续去逛街吧——轻装出发。

据说普希金来过托尔若克27次。(谁数的?)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再往前走走,圣母报喜(天使长米迦勒)教堂在一条平行特维尔察河的路边。
石上题词是纪念鲍里索格列布斯基修道院创始人叶夫列姆·诺沃托尔日斯基。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我四下寻找不带电线的拍摄角度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亦无树木遮挡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我们勉强走到鲍里索格列布斯基修院,时间已晚,没进去。照片都是在外面照的。
左侧是救主教堂的“蜡烛塔”。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这是救主教堂全貌。
周围黑点是飞鸟,好多只。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守夜人》(Ночной дозор)。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修院背后露出维坚斯卡亚教堂钟楼的尖顶,乃是托尔若克现存最古老的教堂。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与此同时,光线越来越暗……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从修院砖墙的窗孔往里看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维坚斯卡亚教堂圆顶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绕过鲍里索格列布斯基修道院,我们登上特维尔察河高岸。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修道院的样子令我莫名其妙想起伊斯坦布尔(虽然我真没去过)
 
托尔若克夕照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回宾馆途中最后一张照片——基督变容大教堂。托尔若克已入睡,街道几乎空了。

这就是我们在这座城市的见闻。次日清晨非常顺利地通过沃洛乔克。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