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2015-11-11 09:10:03|  分类: 译介(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阿纳托利·加兰宁在红场,1970年代

 

弗拉基米尔·克留科夫:

我初识这人是在八十年代初,当时他正为优秀刊物《苏联》(СоветскийСоюз)工作。

那会儿阿纳托利·谢尔盖耶维奇已年过七旬,外出拍照较少,有时做些编辑工作。以前都是用胶卷的嘛,加里宁尽力修改底片,然后在自家小暗室里冲洗出来。

“洗照片这事我岂能放心交由别人呢?”——他皱着眉头说——“创作只能由作者本人完成,所以自己的照片必须自己冲印。”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你也知道,过去用胶卷拍照的时候,摄影师通常会领到十三米长的胶片。需要在不透明暗袋里手工缠绕,就像加兰宁正在做的这样。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六十年代初,杂志社摄影记者出差一趟携带的器材真就有这么多。几部相机、镜头、强光灯、三脚架等……照片中,阿纳托利·谢尔盖耶维奇收工回宾馆,路过苏联宣传部门的大标语牌。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战前不久的莫斯科普希金广场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加兰宁最著名的照片之一:《为国牺牲》,1942年。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解放被法西斯分子占领的村庄,1943年。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加紧军事训练,1941年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战地摄影记者阿纳托利·加兰宁出发执行任务前,1943年。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艺人劳军演出,1942年。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莫斯科街头一幕,1944年。


记得我们曾交谈过,加兰宁简单说了说家里情况,他年幼的儿子病痛缠身,得用很贵的药。显然,他没多少精力去出那些令人疲倦的差了,烦杂家事着实让他头大。

从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在塔甘卡剧院登台到逝世,阿纳托利几乎从头拍到尾,这令他的知名度受损,毕竟舞台摄影作品被刊载的机会很少。偶尔普希金博物馆会邀请他去参加创作活动。加兰宁原来的上级安东诺夫颇看重他,委托给他一些拍摄任务。但这些外快并没让加兰宁成为经济宽裕的人。编辑部工作和独立拍摄他都做不了——状况不允许。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莫斯科百货店化妆品柜台,1950年代。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香水礼物,1950年代。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准备参赛的运动员,1950年代。


坦率讲,加兰宁大师去世后,他那些照片经历了不少波折。幸好上帝保佑,阿纳托利·谢尔盖耶维奇的大儿子办事稳妥,把他父亲遗留的珍贵底片转让出售给俄新社图片社。幸哉幸哉,优秀摄影师留给国家的文献照片能够成为全民财富,而非被某些小型收藏者瓜分——就像《苏联》杂志的丰富影像库的命运一样。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塔甘卡剧院导演柳比莫夫,1960年代。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弗拉基米尔·维索茨基和玛琳娜·弗拉迪,1960年代。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维索茨基和斯梅霍夫登台表演,1960年代。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维索茨基和弗拉迪在塔甘卡剧院,1970年代初。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剧院“白菜会”(译注:演员、大学生等组织的晚会,演出各种自编的与本单位有关的讽刺性滑稽节目)。维索茨基身后就是阿纳托利·加兰宁,他遥控拍摄了这张自己和歌手的合影。1970年代初。


1990年春天我最后一次见到阿纳托利·谢尔盖耶维奇。那是个时装发布会,他和面色苍白满脸皱纹的夫人坐一块儿,偶尔举起过时的尼康相机拍摄走过身边的模特儿。他对正在进行的活动没太大兴趣,拍照只是出于习惯而非特意用胶片记录。“啊,你也来啦……”——他小声说道——“咱国家好像快完了,我们杂志社也活不了几天了……”加兰宁果然英明:他曾经用千百张照片歌颂的那个国家崩溃了,《苏联》杂志也随之悄悄灭亡。真正留存下来的是加兰宁的出色作品,可供后人仔细研究苏联末世之历史。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高尔基公园一幕,1970年代初。


回忆苏联摄影大师阿纳托利·加兰宁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照片右边是《苏联》杂志社主编尼古拉·格里巴乔夫,领导该社几十年。在苏联时代,他被视为伟大的作家和诗人。如今没几个人还记得他,他被彻底遗忘了。摄于六十年代。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