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2016-03-30 08:40:32|  分类: 译介(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费奥多尔·普扎诺夫神甫1888-1965

第二次世界大战参加者,3次荣获乔治十字勋章,以及二级乔治奖章、二级“卫国战争游击队员”奖章。

1926年担任神职,1929年被捕入狱,释放后到乡村教堂工作。战争期间在扎博利耶村和博罗季奇村募集500000卢布,转交列宁格勒游击队组建红军坦克纵队。

普扎诺夫神甫1944年致信普斯科夫大主教:“我从1942年开始同游击队建立联系,执行了许许多多任务。我支援他们粮食、母牛、衣服,凡游击队员需要的我都给。我获得的回报是二级‘卫国战争游击队员’奖章。”

1948年到诺夫哥罗德州莫洛奇科夫村圣母升天教堂任大司祭,直至逝世。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阿利皮修士大司祭(俗名伊万·米哈伊洛维奇·沃罗诺夫,1914-1975)

曾在莫斯科上过画家苏里科夫的夜校。1942年奔赴伟大卫国战争前线,先后在中央方面军、西部方面军、布良斯克方面军和乌克兰第1方面军参加多次战役,一路从莫斯科打到柏林。荣获红星勋章、英勇奖章等多枚军功章。

1950年3月12日进入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成为见习修士。1959年任普斯科夫洞窟修道院副院长,主持了数量庞大的德国退还修道院财物修复工作和圣像画绘制工作。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尼丰特修士大司祭(俗名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维奇·格拉佐夫,1918-2004)

师范教育毕业,曾在学校教书。1939年在外贝加尔入伍。伟大卫国战争开始后,尼古拉·格拉佐夫起初继续在外贝加尔当兵,不久被指派到某军事院校学习。

高射炮兵学校结业后,格拉佐夫中尉被调往库尔斯克突出部作战,很快被任命为高炮连长。他军旅生涯的最后一役是在匈牙利境内:1945年3月,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维奇在巴拉顿湖负伤,膝关节断裂。野战医院给他做了几次手术,转送格鲁吉亚城市博尔若米。当地外科大夫想尽办法也未能挽救格拉佐夫的腿,不得不摘除膝盖骨,遂成终身残障。1945年末,年轻上尉返回克麦罗沃,胸前挂着卫国战争勋章、红星勋章、“英勇”奖章、“攻克布达佩斯”奖章、“战胜德国”奖章。格拉佐夫身披黑袍,到克麦罗沃市兹纳缅斯基教堂当诵经士。

1947年尼古拉·德米特里耶维奇·格拉佐夫到基辅-伯朝拉修道院当见习修士。1949年4月13日正式剃度,教名“尼丰特”。落发不久,他受按手礼成为修士辅祭,之后任修士司祭。

莫斯科神学院进修结束后到新西伯利亚教区工作。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米海大主教(俗名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哈尔哈罗夫,1921-2005)

生于彼得格勒信教工人家庭。投身伟大卫国战争,曾获军功章。1939年被坦克轧伤,1940年受供职医学院的古里修士大司祭(俗名叶戈罗夫)祝福。

1942-1946年任红军无线电报务员,经历了列宁格勒保卫战、爱沙尼亚战役、捷克斯洛伐克战役,随部队进入柏林。因功受奖。

1946年5月成为谢尔盖圣三一修道院见习修士,亦是该修院“复兴”以来的首批剃度修士之一。1951年莫斯科神学院毕业。1993年12月17日在雅罗斯拉夫尔市费奥多罗夫大教堂受雅罗斯拉夫尔及罗斯托夫主教行按手礼,成为米海修士大司祭。1995年升任大主教。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罗曼·科索沃斯基大司祭(2013年辞世)

罗曼·科索沃斯基生于乌克兰文尼察州普斯托哈村一个虔诚农民家庭。1937年其父遭枪决,全部家产抄没,母亲饿死——找到的食物都喂给四个小孩了。妈妈死后,他们被送进保育院。罗曼15岁时辗转至卢甘斯克,16岁下矿井干活。17岁战争爆发,投军。在布拉格迎来胜利。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索菲娅嬷嬷(俗名叶卡捷琳娜·米哈伊洛芙娜·欧莎莉娜)

索菲娅嬷嬷如今是赖菲斯基女修院的花匠。年轻时从莫斯科打到柏林,为祖国奋勇作战。曾参加夺取柯尼斯堡(加里宁格勒)的战役,她回忆道:

“……说起柯尼斯堡,我们当时属于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斯基元帅的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但我所在单位——第13航空兵配置区——却驻扎着波罗的海方面军的部队,距离柯尼斯堡主战场不算远。战斗十分艰苦,德军工事完备、坑道密布、抵抗顽强。城内每栋房屋都变成喷火的堡垒。我们牺牲了多少战士啊!……”

“主保佑我们夺取了柯尼斯堡。我在不远处亲眼看见,一大群修士、神父,身披法衣、手执神幡和喀山圣母像……绕着战场行走。战士们开玩笑说:‘嘿,神父们出动了,事情好办了!’”

“一时间只听见修士的唱诵声,枪声居然停息。我军突然醒悟过来,只花了一刻钟就突破敌人防线……后来审问抓获的德军俘虏为什么不射击,他回答:‘枪卡壳了。’当时一位相熟的军官告诉我,神甫们为进行阵前祷告,持斋祈祷了整整一周。“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特维尔和卡申都主教阿列克西(俗姓科诺普廖夫。1910-1988)

1941年10月响应动员入伍。1942年5月5日负伤,痊愈重返前线。第二次负伤后作为非战斗人员调入军用道路工程大队。获“战功“奖章和多枚军功章。

1955年莫斯科神学院毕业。1956年剃度,同年升任修士大司祭。1964年:大主教,1981年:都主教。

1985年战争胜利四十周年时获颁一级卫国战争勋章。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教授、大司祭格列布·卡列达(1921—1994)

伟大卫国战争爆发之初应征入伍。从1941年12月服役至战争结束,曾在近卫“喀秋莎“火箭炮营担任无线电员,参加过沃尔霍夫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库尔斯克战役,随军攻入白俄罗斯和柯尼斯堡。荣获红旗勋章和卫国战争勋章。

1945年进入莫斯科地质勘探学院学习,1951年以优异成绩毕业。1954年通过副博士学位论文答辩,1981年获地质矿物学博士学位。著述丰富。

1972年成为秘密神甫。1990年公开参加宗教活动,先后在多所教堂、修院担任神职,管理过宗教教育和教义宣讲部门。

1994年11月1日病逝,最后一句话是:“别担心,我很好。”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阿德里亚娜修女(俗名娜塔莉娅·弗拉基米洛芙娜·马雷舍娃,1921-2012

参军前是莫斯科航空学院三年级学生,入伍后奉命担负侦察任务。曾参加莫斯科保卫战,受枪伤。后进入康斯坦丁·罗科索夫斯基司令部工作,转战库尔斯克突出部和斯大林格勒。曾在斯大林格勒同德军谈判,劝敌投降。最终随军进入柏林。战后完成了莫斯科航空学院的学业,进入谢尔盖·科罗廖夫设计局工作,任火箭发动机设计师。2000年剃度出家,称阿德里亚娜修女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瓦西里·布雷列夫大司祭(1924-2011)

1942年自愿参军奔赴勒热夫前线,后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当通信员,曾顶着敌机轰炸修复受损线路。荣获“英勇“勋章。因伤复员。

战后进入莫斯科神学院学习,1950年毕业,受按手礼成为神甫。曾担任多所教堂的首席神父(译注:即东正教堂之“堂长”),争取使教堂免遭关闭。逝世前是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大斯维诺利耶村救世主教堂首席神父。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阿列克西·奥西波夫大司祭(俗名阿列克谢·巴甫洛维奇·奥西波夫,1924-2004)

萨拉托夫省人,1942年中学毕业。他被分配到最高统帅部后备重迫击炮营,该营配属57军,曾击退进犯斯大林格勒南部之敌。大反攻开始后,射击校正手、列兵奥西波夫随军穿越卡尔梅克草原直捣顿河畔罗斯托夫,历经多次艰难苦战。1943年2月3日阿列克谢·巴甫洛维奇两处负伤:白天被弹片击中前臂和胸部,但他坚持不后撤,夜晚又受脚伤。

医生未能保全奥西波夫的脚和部分小腿,实施了截肢。出院后年轻的残疾士兵被授予“英勇”奖章和“保卫斯大林格勒”奖章,荣归故里。1945年,他快速读完斯大林格勒师范学院的课程,又通过了沃罗涅日师范学院的走读生考试。后因参加唱诗班被开除。

敖德萨神学院、莫斯科神学院毕业后,他被派到新西伯利亚教区工作。1952年10月阿列克西·奥西波夫受瓦尔福罗梅都主教行按手礼,成为助祭,后升任神甫。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鲍里斯·巴尔托夫大司祭(1926- )

1942年参军入伍,时为机械制造技术学校三年级学生。先后在西北方面军、乌克兰方面军、白俄罗斯方面军任技术员。他曾在军用机场工作,为强击机装弹并……祷告。他曾回忆道:“在白俄罗斯出了件滑稽事儿,明斯克附近。我当时在司令部站岗,换完岗回机场要走十二公里,途中有个教堂。何不顺便进去呢?一推门,神父不念书了,直愣愣看我,唱诗班也都盯着我瞅。要知道我当时刚换完岗,还拎着卡宾枪呢,他们以为我是来查封教堂抓人的……”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亚历山大·斯莫尔金大司祭(1926-2002)

亚历山大·彼得洛维奇·斯莫尔金1926年7月6日生于阿尔泰农民家庭。

1943年,17岁的亚历山大·斯莫尔金奔赴前线,加入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1944年初亚历山大受重伤,送往高尔基市医院治疗数月。痊愈后归队重返战场,在德国迎来战争胜利。亚历山大·斯莫尔金上士荣获“攻克布达佩斯”、“攻克维也纳”、“对德国作战胜利”奖章及波兰颁发的奖章。

战后亚历山大继续服役数年,1951年退伍。次年参加唱诗班,接着在新西伯利亚市圣母升天大教堂当诵经士,后年受按手礼成为助祭,再后年升任神甫。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瓦连京·比留科夫大司祭(1922-)

中学毕业后应征上前线,被派往列宁格勒,熬过大封锁。他说:“你们根本无法想象包围时期的严峻形势,纯粹是逼死人的环境。但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对上帝的信念。我们给大炮挖堑壕,用木头石头给掩体铺设五层盖板。吃的是草——冬储的草。”

1944年瓦连京因保卫列宁格勒城与外界联系的“生命之路”受枪伤及破片伤。战后瓦连京·雅科夫列维奇返回托木斯克州,1960年代进唱诗班。他是目前新西伯利亚教区最年长的几位老神甫之一。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尼古拉·波波维奇大辅祭(1926- )

1943年尼古拉·波波维奇离开相对安全的莫斯科航空厂,志愿参军。他从士官学校毕业,成为“马克沁”机枪班班长。1944年鏖战涅曼河、击退德军反冲击行动后,尼古拉荣获红星勋章。他一路打过白俄罗斯、立陶宛和波兰,在进军东普鲁士途中头部被破片击中受重伤,送契卡洛夫市(译注:奥伦堡市)医院治疗,伤愈复员。战后尼古拉接受了两门高等教育——法学和经济学,曾在俄罗斯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

后来尼古拉得知苏军侵入捷克斯洛伐克(他当时已信教),把党证重重摔到区委书记处桌上,在神甫的祝福中献身神职。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基里尔修士大司祭(俗名伊万·德米特里耶维奇·巴甫洛夫,1919-2017)

谢尔盖圣三一修院神甫,三任俄罗斯大牧首的忏悔神父。

伟大卫国战争参与者,军衔中尉,经历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排长)、匈牙利巴拉顿湖之战,在奥地利迎来胜利。1946年退伍。

伊万·巴甫洛夫在战争年代开始信主。他说自己1943年在斯大林格勒残垣断壁间寻获福音书。有些人把基里尔修士大司祭同苏联英雄雅科夫·费多托维奇·巴甫洛夫中士混淆,后者也曾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同战友死守著名的“巴甫洛夫大楼”。但问题是,近卫军中士雅科夫·巴甫洛夫战后从事党务工作,并未服侍主。

离开部队的伊万·巴甫洛夫进入莫斯科神学院进修,1954年毕业。1954年8月25日在谢尔盖圣三一修院出家,开始修道生活。起初当教堂司事,1965年成为修院同道的忏悔神父,1970年任司库员。最后升任修士大司祭。

(译注:2017年2月20日因久病辞世。2月23日全俄大牧首基里尔为他主持葬礼。)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彼得修士大司祭(俗名彼得·彼得洛维奇·库切尔,1926-)

博格柳博沃修院忏悔神父,2010年退职。

1943年9月参军,1944年6月11日部队学校毕业,编入乌克兰第3方面军作战部队,参加了解放摩尔多瓦、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匈牙利、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战役。

荣获多枚军功章,包括:三级光荣勋章,二级卫国战争勋章,“英勇”奖章,“解放贝尔格莱德”奖章、“攻克布达佩斯”奖章、“攻克维也纳”奖章等。

1950年秋季以少校军衔退役。1975年担任神职。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安德烈·马祖尔大辅祭(1926-)

曾作为迫击炮班长在柏林郊外作战。

荣获:“攻克柏林”奖章(1945),“1941-1945伟大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1945),二级卫国战争勋章(1985)。

他说:“我本人参加战斗不多。像我们这种‘西欧派’,不知为什么不准上前线,统统送到马里埃尔共和国服役——大概是觉得我们政治上不可靠,随时可能投敌。但最终我还是被派去攻打柏林。我在那边住了院,倒没负伤,而是病了:部队伙食相当恶劣。人人都盼望去厨房工作,不亏嘴。我记得削下的土豆皮都会收集起来,放小火炉里烤烤吃。当然父母会邮寄食品,有时能收到有时收不到。出院回家后,我曾想上个警察学校。父亲把我领到波恰耶夫修道院,在那里我成为一名见习修士。”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瓦西里·叶尔马科夫大司祭(1927-2007)

生于奥廖尔省博尔霍夫市农民家庭。1933年入学,1941年七年级毕业。

1941年10月德军占领博尔霍夫,凡十四岁以上的青年人都被抓去强制劳动:扫大街、挖壕沟、填坑洞、造桥之类。城市被占期间,原圣诞女修院内的“莫斯科都主教圣阿列克西”教堂重新开放使用,瓦西里·韦廖夫金任神甫。瓦西里·叶尔马科夫在这座教堂第一次参加礼拜, 1942年3月30日成为祭台助手。

1943年7月16日他和姐妹一同被捕,9月1日押送爱沙尼亚境内帕尔迪斯基集中营。塔林东正教会众神甫进集中营主持礼拜,米哈伊尔·里蒂格尔大司祭就此与瓦西里·叶尔马科夫结识并建立友谊。瓦西里·叶尔马科夫被关押到1943年10月14日:当时瓦西里·韦廖夫金神甫全家从集中营获释,发现叶尔马科夫也在营内,遂将其认作家人。

战争结束前,叶尔马科夫和米哈伊尔·里蒂格尔大司祭之子阿列克谢同在私人工厂打工。1944年9月22日塔林被苏军解放。

重获自由的瓦西里·叶尔马科夫应征入伍,派驻波罗的海司令部工作。业余时间他在塔林市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教堂做鸣钟人、低级助祭和祭台助手。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下诺夫哥罗德及阿尔扎马斯都主教尼古拉(俗名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库捷波夫,1924-2001

出身图拉州农民家庭。中学毕业后进入图拉机枪手学校受训,1942年派往前线。曾在斯大林格勒作战。因伤(两处机枪射伤加肢端冻伤)入院治疗,双脚趾被截除,1943年复员。

1952年莫斯科神学院毕业,1959年授职神甫,1977年任下诺夫哥罗德及阿尔扎马斯大主教,1991年荣升都主教。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谢尔吉修士司祭(俗名谢尔盖·亚历山德罗维奇·霍穆托夫,1924-

库兹班斯克教区最年长的神甫之一。1924年5月5日生于克麦罗沃州斯大林斯克市。战争年代在第75独立炮兵营当无线电员,战后回家投奔父母。

读完绘图员训练班,谢尔盖进入库兹涅茨克冶金厂从事美术工作。1958年开始担任神职,最后十年在库兹班斯克教区服侍主。2000年因健康原因告病退职,现居奥辛尼基市。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金冠大司祭约安·布科特京(1925~2000)

出身萨拉托夫州波卢希诺村农民家庭,仅读过七年级。战争爆发后接受通信员培训,加入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在东普鲁士作战。

战后到莫斯科军区司令部工作。1952年神学院毕业,在萨拉托夫受按手礼成为神甫,先后在阿斯特拉罕、卡梅申、博洛维奇市任职。约四十岁时搬到萨拉托夫生活,进入圣徒彼得保罗教堂工作,生前最后几年是萨马拉教区的忏悔神父。葬于萨马拉市伊维尔女修院。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尼古拉·科洛索夫大司祭(1915-2011)

因为是神甫之子,读书时被学校开除。曾在图拉州作战,1943年从博洛霍沃-姆岑斯克前线死人堆中幸存。后驻防斯摩棱斯克州索日河。1944年8月在比亚韦斯托克附近受伤。战后考入神学院。

1948年圣彼得节前夕受按手礼承担神职。熬过赫鲁晓夫时代的各种排挤迫害。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萨穆伊尔修士(俗名阿列克谢·伊万诺维奇·马利科夫,1924- )

萨维诺-斯托罗热夫斯基修道院常住修士。

从莫斯科第2机枪学校奔赴前线。曾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当冲锋枪手,期间负伤。被送到斯大林格勒低级指挥员培训学校,顺利毕业,留校任教,之后派往基辅坦克兵学校。战后在НИИХИММАШ(全苏化工机器制造科学研究所)当高级设计工程师,1974年退休。2001年剃度出家。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马尔基安·帕斯托罗夫大辅祭

生于斯大林格勒州亚尔斯基农庄农民家庭。1925年受按手礼成为助祭。

伟大卫国战争开始后被动员入伍。1942年被俘,设法逃跑到维也纳,向当地的季奥尼西都主教求助,后者指点他去法国投奔弗拉基米尔·芬可夫斯基修士大司祭,遂辗转多地工作。1945年(三圣节当天)被瓦西里·温斯基主教授予大辅祭之职。

战后随众人被遣返回俄罗斯,流放克麦罗沃州普罗科皮耶夫斯克市。头一年被剥夺行动自由,所以没法工作。直到1956年马尔基安神父才在普罗科皮耶夫斯克当地教堂重新担任大辅祭。1970年代初告老退职,逝世前最后几年在伏尔加格勒州卡拉奇市和女儿一同生活。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克拉夫季娅·瓦西里耶芙娜·科瓦廖娃(1922- )

战争年代是596野战医院女护士。曾参加莫斯科保卫战、解放布拉格、攻克柏林。

荣获:卫国战争勋章、红星勋章,“战功”奖章、“保卫莫斯科”奖章、“攻克柏林”奖章、“解放布拉格”奖章、“战胜德国”奖章。

1946年到新西伯利亚生活。1951年搬家托木斯克,在图书出版社书籍配发处工作。1952年到“托木斯克-7”保密市(译注:即谢韦尔斯克)内务处当公民证登记员。1965年迁居布良斯克,当过筑路机械厂工会主席兼会计主任。1984年搬回“托木斯克-7”。1990年代初成为在当地修建教堂的坚定支持者和组织发起人,两次前往莫斯科争取建筑许可并寻求赞助。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伊丽莎白修女(俗名薇拉·德米特里耶娃,1923-2011)

生于斯塔夫罗波尔。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是女护士,从战场抢救回无数伤员,掩护他们躲避法西斯搜查。“我常常祷告,祈愿恐怖的事情从地球消失。听说,只要心脏还跳,就没什么可怕的。”

她是哈巴罗夫斯克出家最早的修女之一。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谢尔盖·维什涅夫斯基大司祭(1926- )

1941年在高尔基市莫洛托夫汽车厂手工业学校学习,敌军首次轰炸时受伤。1943年参军,成为一名保卫弹药库的步兵。当时身高149厘米,体重36千克。战后念完神学院,1952年承担神甫职位。他目前是雅罗斯拉夫尔州弗洛罗夫斯科耶村圣福罗尔和圣拉夫尔教堂大司祭。 


俄罗斯宗教界伟大卫国战争老军人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阿里安·普涅夫斯基大司祭(1924- 2015

伟大卫国战争爆发时阿里安在今波兰境内当火车副司机。战争期间他向游击队传递运输德国兵员、装甲设备、苏军战俘和强掠劳力的火车运行情报。后来阿里安发现自己即将被抓往德国,游击队及时收留了他。这支队伍的指挥者正是传奇的游击将军西多尔·阿尔杰米耶维奇·科夫帕克。

年轻的游击队员阿里安·普涅夫斯基被委以重任,深入法西斯后方进行颠覆破坏,以图长期牵制敌军行动。第一次负伤后,“阵亡通知书”误寄阿里安家。他在医院写信,告诉家人自己将调往坦克部队。后来的一次战斗中,敌军炮弹直接命中阿里安车组,弹药舱殉爆。通常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有人生还,于是家属再次接到“阵亡通知书”,但所幸仍为时过早。战后阿里安辗转返乡,直到1945年底才敲响家门。

1945年阿里安考入敖德萨神学院,1949年优异成绩毕业,1952年剃度。他在赫鲁晓夫排挤教会的年代担任神职,幸而当局不敢公开迫害军功赫赫的神甫。谈及东正教饱受侮辱的那段可怕岁月,阿里安神父总是说:“可别再让我经历一次了。”   

2015年5月9日病逝于塔甘罗格,教堂为他举行了40天追悼会。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