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厌然闲居

译介史料、博物、景观……

 
 
 

日志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2016-06-20 08:18:41|  分类: 译介(综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七十五年前,数百万先烈挺身而出捍卫祖国。乌克兰人、俄罗斯人、鞑靼人、车臣人和犹太人并肩作战抵抗法西斯匪徒。各民族老兵的战斗故事各不相同,但都以大胜告终。本文主角不仅讲述了自己的战斗经历,还回答了“是否有少数民族战士”的问题。


亨利·卡尔洛维奇·菲尔纳斯(1925~ ),拉脱维亚人。中尉军衔。荣获一级卫国战争勋章、二级卫国战争勋章、“英勇”奖章、“攻克柯尼斯堡”奖章等。

生于彼尔姆边疆区乌索利耶,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伊尔比特市入伍。曾在戈梅利、贝霍夫、博布鲁伊斯克、明斯克、布列斯特、利沃夫等地作战,后在柯尼斯堡战斗并复员。

-------------------------------------------------------------------------------------------------------------------------------------------------

亨利·菲尔纳斯自述:

我虽生于乌拉尔地区,但半生颠沛,起初随父母从一座城市迁居另一座城市,后来自己搬家。我父亲当过红色拉脱维亚步兵,1923年被派往卡马河畔城市别列兹尼基附近的伦瓦村驻守盐厂。他在伦瓦村遇见中学刚毕业的我母亲,1925年在卡马河畔另一座城市乌索利耶生下我。


后来父亲还在秋明和托博尔斯克当过契卡。我不知他在契卡具体做什么,但他曾说“一天换五次衣服”,那就是秘密战线的特务了。然后父亲厌倦了这份工作,改行从事木材行业。我们搬到列宁格勒州,一开始住达马尼诺村,然后到波尔霍沃,再到普斯科夫,再到离列宁格勒不远的苏萨尼诺。接着又搬回乌拉尔,父亲起初在别列兹尼基联合工厂上班,后来成为乌索利耶附近某国营农场负责人。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举家迁往索利卡姆斯克。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1944年军装照


本人出身党员家庭,爸爸响应列宁号召1924年申请入的党。我不信神,从小就受父母熏陶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但我们也亲身遭遇了斯大林主义的恐怖。1937年父亲被当做“人民公敌”逮捕,当时所有的外国人都被抓了。后来才知道,他因口出怨言被一个乌克兰同事举报,而此人是个被没收了生产资料和土地的富农分子。战后父亲获释,去找那人讨说法,对方说:“我家被抄的一干二净,而你呢,明白吗,你是国营农场主任!”我可以这样讲,当时70%的人是因谗言入狱的。再后来,赫鲁晓夫的报告使我爸三观崩塌,愤而扯碎斯大林画像。而我不会,我还是马克思主义者。父亲曾说:“斯大林统治下有秩序,轮到勃列日涅夫统治就一团糟。”斯大林的功过应当分开评价,德政与疯行并存。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1941年我中学毕业,拿到身份证件。因为母亲和我都生于俄罗斯,所以身份证民族一栏注明“俄罗斯”。我1943年参军,进入斯维尔德洛夫斯克附近伊尔比特市的斯摩棱斯克炮兵学校受训。1944年炮校结业,派往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授衔中尉。


我九年级毕业那年,苏德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父亲当时跟我说:“没用,希特勒骗人呢。”结果他言中了。条约签署后,我开始密切关注德国在欧洲的军事行动,标注在地图上,甚至一度替他们担心,仿佛那帮人真是盟友一样。听说希特勒宣布攻击我们,我就像当头挨了一棍……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1945年军装照


我前往罗科索夫斯基元帅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的时候,一节车厢坐24个人。司令部位于戈梅利。众人被分配到各个机关,最后连我剩下四位。“这几个——进预备队!”我们齐声愤愤抗议:“上校,难道我们来了没仗打吗?”而他对我说:“预备队是总司令部预备队。你们去总司预备队1071歼击反坦克炮团。”于是我放心了,这就好啦!


我们分头寻找各自部队。部队位置都是保密的,我找了两天。通过“士兵小广播”得知,我团已经渡过第聂伯河,到了贝霍夫进攻基地。4月6号我和其他人抵达卡马里奇村附近,阳光灿烂,宁静安详,于是坐下吃东西。突然不知从哪儿跑来一个中士大叫:“你们干什么,都不要命了。”我们赶紧起身转移,没跑两步,炮弹骤然落下,刚才坐的地方腾起一股烟柱。我从此就算上前线了。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与母亲合影,1945.9.19


我被任命为反坦克炮排长,起初在一个连,随后调往另个连。这连由十二个民族构成,连长奥加涅斯·加布里耶良是亚美尼亚人,我是立陶宛人,另一位排长是白俄罗斯人,第三位排长是俄罗斯人。绝对是国际组织!甚至还有个茨冈人呢。但我们之间并无民族冲突纠纷,友情很深,绝没想过吵架。大家有共同的目标——打德国人。真的,亚洲战友祷告都不忘咒骂德国佬。他们总聚在一处祷告,战斗时能杀好几个!除此之外我再没见过前线有双手合十之人!更没见过一位教士神甫。但人人都有信仰,我的信仰就是马克思主义,深信不疑。我认为“天堂”应该在地不在天。升天干嘛?我希望在地球上好好生活。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主旨。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1944年,伊尔比特市


6月底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发动攻势,打到博布鲁伊斯克外围。我没参加解放博布鲁伊斯克的战斗,其它连参战了。我们受命保卫大桥,后来那桥终究被炸毁了。我们又前往瑟奇科沃村找其他部队会师,进了村刚安置好,公路上过来一位军官高喊:“德军从博布鲁伊斯克突围啦!”那条路三米宽,两侧是沼泽,没法展开防线。我说,咱们去第一个弯道处占领阵地。连长坐“道奇”卡车在前,我坐“斯蒂倍克”紧随,其余人跟在后头。抵达预定位置,我下令部队赶紧展开迎敌。然后就打起来了,我在自己炮前蹲着被震聋了,所以显得无所畏惧。我不停下令开火,直到炮弹打光。当炮声停息,我说,走吧。半道遇见霍赫里亚科夫和他的兵,我们一起离开,穿过已成废墟的村子,在另一头找到己方大部队。后来德国人闯进这个村滞留了一阵儿。当时我第一次听说有趁战乱打劫的,那些人拖着各种破烂儿货往后逃。


此战,我与霍赫里亚科夫都荣获“金星”奖章。不过奖给我的“金星”实际并没发给我,给了我一枚“英勇”奖章。对我来说后者更珍贵——这才是对士兵无畏战斗的真正奖励。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1943年,伊尔比特市


后来我们调往戈尔巴托夫将军的第三集团军,攻打明斯克。罗科索夫斯基已经包围了明斯克的守军,这些德国兵最终都被俘虏,押送莫斯科游街。但德军打算突围,于是罗科索夫斯基派普利耶夫指挥的骑兵军包抄敌后,我们附属该军。我团在布列斯特郊外作战,未参加攻打布列斯特。那天是7月18日,德军全线撤退,而我部在后方行动,任务目标是向北移动至波兰边界,占据进军波兰的桥头堡。因此我们在每个岔路口留下一支骑兵连,送他们去做无谓牺牲,这批人几乎全死了。我们主力坚守阵地两天,成了众矢之的。本人负伤——腰部、足部、肩部被子弹击中。


我在医院从7月躺到12月,伤愈去利沃夫组建反坦克炮兵旅。1945年3月开赴柯尼斯堡郊区,我们编入第二梯队,因此没参加攻城,但我亲眼目睹了猛攻柯尼斯堡。4月3号,一个阳光明媚的平静日子,我突然听见飞机嗡嗡响,柯尼斯堡被连续轰炸六小时。4月6日(译注:应为9日)柯尼斯堡驻军司令率部投降,气得希特勒跳脚诅咒。1945年5月9日,我的战争生涯宣告结束。我至今仍完全记得当时的情形。虽然今早的事我记不住,但当年的事忘不了。可以说,我履行了对党应尽的义务。


伟大卫国战争老战士亨利·菲尔纳斯 - 散栎儿 - 厌然闲居

复员后我申办了新身份证件,决定改俄罗斯族为拉脱维亚族。早先总有人问我:你个俄罗斯人怎么不姓俄罗斯姓?而作为拉脱维亚人,就不成问题了。


原文:俄文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翻译:散栎儿@厌然闲居

未经本人许可禁止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